venev 頭像 venev @ Google plus venev @ Facebook venev @ Twitter mailto venev
奧思 venev [vəˈnɛf]
Bookshow 說書會 共同創辦人

對「人」充滿興趣的追跡者(context tracer)
擅長串起草蛇灰線,經常撞見蛛絲馬跡

涉足文學、法律、網路創業、金融交易
心懷自力教育、人社互動、文化土壤
以 Privatgelehrte 為平生目標

從小到大,要求自介的場合不知凡幾,留下版本紛紜的各式履歷。今天在自己的地盤,我想露露肚臍也無妨,就來談幾段關於我的故事。

五歲那年,幼稚園入學日早晨:娃娃哭成一片、老師奔走安撫的混亂場面,我送爸媽到校門口說再見:「你們可以去上班了。」據說是當天唯一沒哭的新生。

接下來十幾年,遊戲規則給了這個「乖寶寶」不少甜頭。但沒過多久我就發現:成績只是籌碼,自由才是金幣——我還是比較喜歡教室外的自己。於是努力存私房錢攢時間,用提早畢業換悠哉空檔,憑比賽社團換無限公假,貪圖一時半刻的贖身,能隨心所欲「自我養成」:

16 歲以前,我在晚自習時間傳閱小說習作、考卷空白處塗寫即興短詩;台上教劉姥姥,台下心想「還是脂硯齋比較會吐嘈講得更生動有意思」。我本來以為,戀字讀寫,只是為了抵抗無聊,沒想到養出「抽離—入戲」的解讀、創作能力,成為日後打開各扇門的萬用鑰匙。

高中編校刊,寫專題,在天主教女校談性別酷兒、存在主義——不敢期待誰在乎「we are not born but rather become women」,只祈禱審查時修女別看到「上帝已死」然後退稿——這是我第一次嚐到「為自己而讀」的獨立研究滋味,也是「為他人而寫」的媒體初體驗

同一時間,廢省、(後)九二一、政黨輪替……看似遙遠的國家大事,也在我的人生留下刮痕。社會、政治的陰陽眼愈開,對各種應然規範愈好奇——尤其想搞懂:「強制規則」憑什麼管我們?又如何訂定、操作?

大學考進法律系,就是為了滿足這樣的好奇心。

大三,我在法服社、法務部實習。奇怪的是,每次解答案件,接受當事人道謝,內心的沮喪總大於成就感:法律以紛爭解決自許,卻只能抱著高貴的被動、謹慎的遲疑,隔岸觀望「放不上檯面」的問題根源(小至個人的法感情和正義期待,大到民智與制度設計)。

加上這幾年讀過的書、看過的黑幕、和社運社團的經驗,都告訴我:如果世界是戈迪厄之結(Gordian Knot 複雜難解之結)01,那明文法律只是其中一線,週邊還纏繞著種種隱晦規則、無形制約

畢業前夕,手中法典是人人稱羨的亞歷山大之劍,但我覺得雙眼還蒙著,不宜貿然揮劍——在看清政商關係、資本主義、權威價值……之前,其實心中仍是「拔劍四顧心茫然」。

趁提早畢業的空檔,我暫時收起利劍,尋找能在叢林肉搏的瑞士小刀——就從當年最熟悉、也最看不下去的家教市場開始,創業。

從籌備期刻網站、規劃流程、建資料庫,到營運期白天服務家長學生、晚上輔導教師履歷、半夜檢討經營策略、簡報K書心得……我們站在第一線邊作邊學,看見供—需—用(老師—家長—學生)三端的認知鴻溝,也漸漸從亂象中理出頭緒:「價值」就發生在遇溝→搭橋、碰壁→ hack 規則的過程,這原是商業迷人、強大之處。

當我能將原本陌生的商管術語,轉譯成白話的創業眉角,那種感覺就像從單純消費者、厭商硬左派、正統法律人的頭殼出竅,系統重灌,舉目所見盡是新世界。

等到略懂創業、開始賺錢,我才驚覺:不懂錢、不懂投資、不懂金融市場的運作規則,徒有存款,只有被擺佈的份!

起初爬文翻書、問人打聽,卻覺得隔靴搔癢,禁不起深思究竟;後來上課實習、觀摩作單,如入寶山採礦,埋頭苦幹;07 年底,赫然發現自己跟親友完全反邊;之後,眼看著金融風暴在螢幕上蔓延開來,才一一耳聞:身邊誰踩了 ING、誰爆了連動債……

山中一日,人間十年;直到今天,我恍如隔世的感慨依然不減。市場上的把戲花招,從「原來如此(筆記)」到懶得多看;言之鑿鑿的行情預測,從鴨子聽雷到付諸一笑;圖像/計量交易策略各據山頭、吆喝攬客,我只求摸透原理規則,創造自己的聖杯。

天天對著五台螢幕,看黑底虛線,紅綠跳動,會覺得金融市場像黑玻璃,映現外頭影影綽綽的世界;但更多時候,我只看見自己的倒影——等待、敲單、抱倉、出場,此間心境之空寂,常讓我想起海子的詩02

我把石頭還給石頭
讓勝利的勝利
今夜青稞只屬於她自己
一切都在生長
今夜我只有美麗的戈壁 空空

於是,我問自己一個許多交易前輩都會問的問題:除了數字跳動、印證判斷、帳戶盈虧之外,真正讓你覺得發揮天賦、意義充盈的天職(calling)是什麼

在誠懇好書和誠懇親友的陪伴之下03,我把這一生經歷想過一遍又一遍(如你剛才所讀到的,這一切並不輕鬆),直到遇見這句話,我才醍醐灌頂,領受答案(淚):

我們撥出時間和才華幫助別人,用自身的自由,讓別人獲得自由。04

我想起過去自己是如何受惠於好書、佳文、貴人的言教身教,才得以在各角色之間迂迴前進——既然我始終關心文化土壤、人社互動,對規則特別敏感,又無法忘懷讀寫樂趣,那就來寫吧~寫我全心認同、實踐的角色,還有一路上的冷眼觀察、實作經驗、自我養成。

於是奧思開始寫,不計平坦或幽微。

延伸閱讀:奧思@奧石的冷浪漫賢石 Bropheus奧石:終身思辨學伴

01戈迪厄之結 Gordian Knot|Wikipedia

希臘傳說中,錯綜複雜,無人能解的繩結,比喻超級複雜的大難題。古有神諭:解開此結者能統治亞洲。亞歷山大東征至此,當然也想挑戰,但苦思不得其解,最後他嗶嗶犯規英明神武拔劍一揮,斬斷繩結(謎之聲:然後就解決了!然後就征服亞洲了!),意思近似於大刀闊斧、快刀斬亂麻,但是不是每個難題都能這樣搞,就不知道了。

02節錄自海子〈日記〉

03誠懇好書有《金融怪傑》、杜拉克自傳《旁觀者》、《禮物的美學》、《傷心人類學》……族繁不及備載。感謝賢石陪我回顧過往、梳理思緒,感謝在聚會、網路上對話的良師益友,不吝與我分享你們的徬徨、決心和想望。

04語出作家 Mary Pipher, Writing to Change the World.

歡迎分享,和朋友一起再思考!

歡迎分享本站文章,請參考 授權說明,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