奧思 says:

大約是在去年這個時候,決定要慶祝 2011/11/11 的光棍節。
當時煞有介事記在共用行事曆,視為平淡日常裡要放的一場煙火。

想要慶祝這個節日,跟我們是「情感關係的本質論者01有關。

回想起史前時代(before HIStory),賢石曾在 BBS 聊天時丟來一個問題:大家對「朋友」間應該╱可以怎麼互動,充滿包容性與想像力;為什麼一涉及「男女朋友」,就無法自拔於眾人的刻板與「自己的」應該?

一來一往討論中,我們發現彼此都在意「相處實質」多過「關係名份」。名份對任何「在社會中交往」的人來說,固然有它無法取代的內在功能,但那是外掛,而不是人際關係(包含但不限於愛情)幸福、穩固的要件。

關係能帶來多大的幸福、多深的滿足,取決於兩端各是怎樣的人——從基本價值觀、情感需求,到處事方式、生活型態;以及在他們之間搭建起來的溝通互動迴路——尤其是問題解決模式。

所以,雖然「好想談戀愛、趕快交到男女朋友」這類念頭我也有過,但在汲汲於求偶之前,我花了很多時間摸索「自己是怎樣的人」,還有釐清:

  • 我如何看待親密關係?
  • 我對另一半有哪些需求和欲望?同時也自問:
  • 我能把「我追求的愛情、我要的幸福」表達清楚嗎?
  • 享受浪漫陪伴之餘,愛情婚姻裡有太多「罄竹難書」的誤解、錯待、齟齬或難堪……,這些,我有多大能耐去預防或處理?

然後在自知的基礎上,一一去認識眼前的人,比對他們身上攸關相處品質的部份:怡人外表(無誤)、善解的腦、默契的心、扶持成全的行動……

善愛者必先善於獨。先有一個自覺而強健的「我」,然後才因戀慕、熱情與鍾愛,願意逐步解消「我」的個體邊界,開始分享、懂得包容,進而能同情共感,甚至甘願投身、交融於另一個主詞:「我們」。

遇見彼此之前,我們就已經長成(太)有主見的人。

我曾經不願相信地相信、抱著微弱希望地絕望:自己這麼麻煩,一定很難找到契合的另一半。

然而,即使旁人看我總是篤定,卻也只有自己清楚:在起心動念、靈智昏昧之間,「我」是多麼流動而不居的概念。

人,是會變的——尤其是不願為誰、為事而封閉自己、固化可能性的人。

因為深知彼此主見、人心瞬變,當初「將愛」之際,我們訂了一個約。
不是山盟海誓(我們永遠在一起,愛你一輩子……),也不是許諾應承(從現在開始,你只許疼我一個人,要寵我,不能騙我……請自行補完

我們的約定是:

  • 總是抱著最大的溝通意願與開放性,向對方同步 update 自己的狀態——光是坦蕩誠實不夠,還要作到深掘而誠懇。
  • 知道並接受(在極致狀態下)對方每一秒都在感受自己的吸引力總和,也都在選擇要不要繼續跟自己在一起。

這個約是我們兩人關係的「憲法」。後來基於相處的複雜性,增補了不少條文(例如善意解讀原則╱惡意確認程序),但最初的約我們始終守著,連在結婚前也不忘確認它的不容動搖。

說到「法」好像有點嚴肅,但其實就是約盟。跟「只意識到外界羈絆、只受國家法律拘束」比起來,我更想服膺「根生於自己的價值審美、並經由關係人商議誠服」的,我們的律法:

先是人,然後才是女人,然後才是誰的女人;
先有我,然後才有我遇見、認知、賞惜(appreciate)得到的你——
愛是在那之後的交流。
伴侶是萌生愛意之後,持續經營、維繫的關係狀態,
夫妻則是最後的最後,伴侶「向世界交代、簡介」的功能型選項。

對於名份上早就無法宣稱單身的我們來說,光棍節之所以值得慶祝,在於提醒自己、也提醒對方:即使關係再親密、愛人再須臾不離,也不要忘了,始始終終作為一個人的存在——

「無我」是愛的極致境界,但「唯我」卻是愛的基礎條件

謹以脫戒一天,向 '11/11/11 這極度個人主義的日子致敬。

01情感關係的本質論者:這是從奧石「就要在一起」一路見證至今的老友給的稱號。

賢石 says:

嘛,很多事情都讓奧思說完了,所以……簡單一點好了 XD

我相信:
自己先是什麼樣的人,才吸引什麼樣的對象
用什麼樣的態度相處,才建立什麼樣的關係02

作為一個意志、一個生命,然後作為一個人——太存在主義?
才能與人交往、建立關係、面對社會與世界——太奧地利經濟學派?

所以先要認識自己、挖掘自己、養成自己
然後進而表達自我、主張自我、貫徹自我

尊重自己與對方都「先作為個人」而相處
才不會讓表面和諧,蓋過彼此真實的自我
才不會讓委曲忍讓,擋住雙方的深度溝通

是的我們彼此相讓,但從不忍讓
是的我們互相配合,但從不委曲

因為我們只在出於自主意志,心甘情願、不求對價、樂意自然的時候去作
然後珍惜對方如此相待的誠意,心懷感謝並且從不 take it for granted

一旦委曲忍讓,便是讓自己淪為附庸、寵物
一旦阿意曲從,便是蔑視對方誠意、陷彼此於不義03

如果自視為「受害者」,視對方為加害人,可以很輕鬆得到情緒出口
如果自認為「容忍者」,踩上道德制高點,可以很輕易感到自我滿足
但若自己單方面作了這種認定,調整了看待對方的觀點、不對此溝通
雙方對彼此關係的認知落差漸漸變大,就讓衝突增加,相處品質下降

如果不願意沉醉在「容忍者自高自滿」精神勝利幻想
如果不願意抱持著「受害者自悲自憐」情緒過一輩子

我們必須學會:只有尊重個人到極致、貫徹個人到極致
兩人的溝通才能夠觸及最本質,關係才能夠親密到極致

因能極於我,故能極於我們。

02以創業角度來說就是:先有什麼樣的領導者,建立了什麼樣的團隊,形成了什麼樣的文化,才會有什麼樣的成果。

03《孟子.離婁篇》:「不孝有三。」趙岐註:「於禮有不孝者三事:謂阿意曲從,陷親不義,一不孝也。」

因為當初自己這樣相信,所以當初我也這樣訴說:

  • 世界上不存在「只要找到、等到,就解決所有問題的 Mr.Right 」
  • 「愛我」不是對方的責任,「讓自己值得對方愛」才是自己的責任
  • 脫去舊道德表皮,赤裸的自由抉擇,才足以彰顯情感的真摯可貴
  • 用忠於自我榮耀彼此,是比穿上舊道德禮教更困難的新道德情操

然後我這樣行動,所以找到這樣的人生夥伴。

雖然當年提出這些「違反直覺、情感、傳統、粉紅色幻想」的想法,奧思的朋友在聽到轉述以後、讓我親身說明以前,幾乎一致對此貼上「這傢伙肯定是花花公子,還想先找好花心的藉口,小心不要被他騙了!」的標籤 XD

不過在親自見面、相處之後,倒也沒有人繼續抱持這樣的懷疑就是了:3

在那之後,我們用這樣的態度,在一次又一次的意見衝突裡、誤解誤會中,加深對彼此的瞭解、強化兩人間的共識,然後走到八年後的今天。

我們拋棄了戀人關係的所有既定印象,徹底挖掘、審視彼此真實的模樣,量身打造最適合這「兩個人」的相處模式與情感關係——所以我們之間,不需要寄情物(鑽石)、不需要證婚人(民意代表),只要有我們自己就足夠了。

所以結婚,影響不了兩人世界的居家日常,更像是一種外交戰略
至於婚禮,只是一場重設認知的外交儀式,與一場 cosplay 遊戲

既然以石為名,想必不是太有溫暖情調的男人
既然以思為名,也不是太需要花邊浪漫的女人

如此兩人的相處情調,就叫作「冷浪漫」吧!

最後,在如此百年一遇的日子,我想說的是:

'11/11/11 不只是個「個人主義」的日子
因為我們要讓 1 + 1 = 11 > 2

一日光棍,終身光棍,光棍節萬歲!

歡迎分享,和朋友一起再思考!

歡迎分享本站文章,請參考 授權說明,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