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 奧石的再思考 cc by-nc

25 萬公民凱道送仲丘,昨晚安心上路。
另一波輿論戰,天亮之後才要開始:
局內的、對弈的、觀戰的人們,究竟會怎麼詮釋、定位、回應這場已經帶來歷史意義的非典型社會運動?

(公民 1985 聯盟一律用「活動」,我覺得是有選詞意識的。)

而大家最在意的真相、重審、修法,更是一場持久硬仗,
需要更多人的執著、漫長的跋涉,才能實現。

但在還沒睡的現在,我想先記下一些感官全開、臨場見識的微觀
它們微乎其微,不值得成歷史,也不值得上報紙,
但卻是昨晚街頭公民們「改變自己」的共同經驗
絕對值得你我記憶,並告訴下一代,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活動。
以下也請大家一起接力、補完:

  1. 中山南路,滿出。常德街,人潮橫流往來,找尋可以進場的缺口。
    公園路沒封街,人行道行速緩慢,警察站在路旁,提醒大家小心車、別走到馬路上。

    不看標語、貼紙,可能會以為大家是來散步繞圈圈、參加跨年晚會。

  2. 進場時,汗氣蒸騰,摩肩擦踵,但蜿蜒人龍沒有推搡爭先,
    還有人挪出較好的位置,讓給帶孩子的年輕媽媽

    八點起,人潮有進有出。一個大男孩坐在圍牆上間歇大喊:
    裡面比這裡更擠、更悶,有人暈倒,請考量自己體力再往裡面走。

    這時候我們身旁經過兩位老阿伯,一邊往前擠一邊嗤聲:
    「聽伊講話兜知影毋是台灣郎,這是共匪派來的啦!」

    我當下大囧,哭笑不得:很感謝兩位老人家願意站出來,
    但睜開眼睛看哪,這些白衫君,已經不是刻板印象中的異議人士
    這裡,也不是過去你們熟悉的抗議場合了啊

  3. 要用語言發動、引導、掌控萬人情緒,真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一件事。
    結束前 spicycop 的演講把整場活動拉到「公民意識」的高度
    但老實說,講稿有點長、有點發散,一度讓我想召喚 Aaron Sorkin 下凡。

    Aaron Sorkin 是 The West Wing 白宮風雲The Newsroom 新聞編輯室的編劇,超級擅長寫演講稿、獨白式的劇本。這兩部美劇超棒,推薦給關心政治運作、媒體亂象的鄉民

    不過修辭歸修辭,我看到這場演講了不起的地方,是在言詞之外的意圖和素質

    一是台上講者,不只點到大埔、服貿、核四、廣大興而已,
    還直言質問台下的你我:

    今天這麼多人都來聲援仲丘,但大埔四戶被拆、反對黑箱服貿、鳥籠公投的時候,你有站出來嗎?(台下:默)
    就是因為太少人出來聲援,才讓抗爭者不得不採取激烈行動,被誤會為暴民⋯⋯

    (聽到這裡,我自己汗顏了一陣,但也為台上講者捏把冷汗)

    另一是台下群眾,在帶喊口號、被問「丟嗯丟」的時候,
    明顯有選擇性地回應,並不是句句買帳、照單全收;
    人群中偶然冒出偏激 / 離題口號(ex: 水母腦、去死),
    周遭頂多噗哧一笑,沒有起鬨附和,也沒有怒斥指責。

    這場活動,不像一般造勢晚會,也不是一般社運場合:
    我們有干犯眾噓、質疑群眾,試圖打鐵趁熱,
    把公民關懷擴大到其他社會議題的主講人


    也有因共識而集結,卻不全盤 follow 台上鼓動的群眾——
    一群能夠同中存異、持守人我份際的公民。


    這是我看到的意圖和素質。

  4. 散場時,聽到身後工作人員引導人潮時喊著:
    謝謝大家今天來送仲丘,活動結束後,請注意安全,平安回家。
    我沒有回頭看,但聽得出那反覆的感謝聲,誠懇而年輕。

    旁邊安全島上,也有位大媽多次高聲提醒:
    「請記得把自己的垃圾帶走!」
    我看見好多人聞聲彎腰,撿起一、兩張不屬於自己的紙屑——
    離開時,馬路真是乾淨的。

    我想,這是整場活動、或說公民社會具體而微的一幕

  5. 十點過半,人潮漸散。
    我看到(應該是工作人員的)男孩抱著紙箱、女孩拿著一瓶礦泉水
    走向圍牆旁站崗整晚的警察:「請喝」。

    警察連忙搖手推卻,女孩很 nice 地說:
    「沒關係啦,這也是人民捐獻的啊。」
    然後,其實比我們大不了幾歲的警察大叔,羞赧(?)一笑,收下了。(我覺得:溫馨)

  6. 整場活動中,我聽到好多不被麥克風收到的耳語
    有笑聲、有酸話、有感慨、
    有熟人偶遇驚喜聲,也有嚴肅政治談論。
    還有男孩向同行女孩認真介紹「真相之眼」的梗:
    「妳知道嘛,這是來自喬治.歐威爾寫的 《1985》 喔~」
    (以下省略極權小說介紹 1000 字)
    (底迪,其實是《1984》喔,別這麼愛公民 1985 嘛 ^.<)


    我看見攝影機拍不完的各色人種
    有夜店風辣妹、陽光型男孩、粉彩型同志、農用包青年、
    環保風主婦、台獨派阿伯、外國爸爸牽著混血兒子⋯⋯
    還有無數對牽手的老少情侶、把孩子扛在肩上的小夫妻。

    就算這些人都是一日社運迷,那又如何?
    這世界本來就充滿 funnel,

    funnel 漏斗:電子商務用語,大意是從點進廣告,到購物結帳,關關都會流失客戶,能走到最後的愈來愈少。參考 這則 wiki

    這次能把漏斗第一層開得那麼大,號召這麼多人上街,公民 1985 固然有功,但未嘗不是仲丘枉死、軍中諸多犧牲、加上近來不義橫行,才為台灣社會換來這麼一點「公民參與」的機緣。

    接下來的 conversion (轉換率)如何,
    不只要看對手的離譜程度、也要看社運人的本事——
    把這股民氣、這次串聯 25 萬人的街頭經驗,
    轉化成之後的積極表態、政治動員,真正影響到政客的「利益」
    ,才是能讓他們知驚發怵的能量。

  7. 要說 "they" 很簡單,要說 "WE" 很困難。
    但要記住:WE 總是許許多多的小 we,和無數個體意志的 I 組成的。

  8. 如果說,這是公民組成的世代交替,
    我為 1976 後出生、解嚴後長大、政黨輪替後成年、
    2008 金融海嘯後進入職場、每天泡網路搜情報交朋友
    的同輩們,
    感到驕傲和責任沈重。

    或許,這也是社會運動跨越鴻溝(Crossing the Chasm)的契機——想起十年前參加反核反戰遊行的規模,真真是今非昔比——
    只是一想到「公民運動、遍地開花」居然有朝一日會成為主流,
    在20萬人的吶喊聲中,我不禁顫慄:難道這就是所謂「國家不幸詩家 / 史家幸」?

--
後記:在當局或局外有人開始磨筆霍霍,準備詮釋、定位這場活動之前,我們自己就可以開始累積「參與者」版本的故事和歷史。

在訊息流速、資訊流量無數倍於過往的今天,治史從當代我見開始,以免徵文考獻之難、旁觀後見之偏,並非不可為之啊!

(其實,有些人已經在八卦軍旅板、在臉書部落格上這麼做了,不是嗎:)

歡迎分享,和朋友一起再思考!

歡迎分享本站文章,請參考 授權說明,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