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/3 晚上,我與老婆大人 venev 去參加「凱道萬人送仲丘」活動,台上發生了什麼事,網路上有文章無數,然後 venev 寫了篇「微觀偷渡宏觀的台下觀察文」,現在輪到我來寫篇「結合人口統計、政治時勢、心理成長的時勢分析文」。

這場大型集會沒有藍綠色彩,沒有政黨資源、媒體動員,全靠公民在網路上自動自發串聯組織;吶喊著「廢除軍檢、冤案重審」的二十五萬白衫君,有許多人是第一次上街頭;最後活動準時散場、和平落幕,沒有衝撞總統府、立法院,也沒有在凱道夜市留下滿地垃圾。(參考 venev 文)

流血革命只能破舊,公民素養才是立新之本

有較激進的聲音說,這像是場「一日社運體驗營」,沒有為信念犧牲付出的革命覺悟,沒有長期抗戰的思想準備。三天後軍審法修正案通過,立法院算是給了個交代,但軍中虐兵的路西法效應結構有沒有徹底拆毀?過幾個月大家就會忘了這件事,黑幕之內可以馬照跑舞照跳、繼續擺爛。

其實不管靠一場集會遊行,或者是一場革命,都不足以解決問題。說到底,政治法律制度、社會文化習慣,總需要由人來運作: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可以「破舊」,但真正解決問題的「立新」,卻必然得建設在公民意識、民主素養的基礎之上。

我認為凱道上這一場(官方自稱)「公民活動」,雖然沒有展現革命破舊的力量,卻最大程度地培養了立新的基礎。這場「首次大型公民自發運動」的台下幕後種種現象,對照近年來的人口統計、民主發展、科技應用趨勢,讓我看見台灣公民素養即將爆發成長、跨越鴻溝的樂觀跡象……

《路西法效應》:從史丹佛監獄實驗、到伊拉克美軍虐囚案,探討監獄的情境力量,與獄卒虐囚的社會心理學。

《跨越鴻溝》:一項高科技產品(或者一個觀念),從「被少數早期採用者接受」,跨越鴻溝到「被主流大眾接受」的關鍵引爆過程。

時代精神塑造世代性格

歷來與朋友聊天時,我和 venev 常常會談到「經濟奇蹟、解嚴廢禁」這些成為時代精神的事件、趨勢,如何隨著時間發酵、逐漸影響整個社會:尤其對正處價值觀建立期的 15~25歲,塑造出整個世代的共同性格、集體潛意識,甚至再透過家庭教育,間接影響往後的子孫代。

例如許多網友要參加集會遊行時,常遭父母反對道:洪是白目致死活該、去了你又不會加薪、管那麼多幹嘛、很危險不要去!這些不同世代的心態轉變與代溝成因,常需要以十年為時間單位來觀察、從數十年的時勢演變去理解。

公民覺醒時勢對照表

所以我從內政部找來最新的人口分齡統計,搭配足以影響「公民意識覺醒、民主素養深化」的大事與趨勢,作成一張時勢對照表,說明「價值觀塑造期政治氛圍、民主素養發展階段、政治參與態度」之間的關係。

其實如果再搭配上「經濟發展」大事與趨勢,以及相應的「金錢與事業觀」,會更有栩栩如生的臨場感,但有點偏離主題所以就此打住,讓我們先來看看這張表……

表外提醒

首先我必須要承認,這張表有許多不完善之處。例如年齡只能當作約略分類,因為同齡者之中也分先知與後覺;又如政治參與態度,則受限於我個人經驗的觀察揣摩。

特別需要說明的是:

  1. 青壯年以下,因為大部份人仍受上代家庭教育影響,所以主要以「觀念早期採用者,約前 16% 大眾」為描述對象
  2. 中高年共三十歲差距並未詳細分述,只以普遍共性公約數而言
  3. 老年部份,則以突顯時代悲劇造成的各種偏見情結為主

因此若有以偏概全、一竿子打翻整船人之嫌,諸位學長請容我不解釋啊~
現在我們就對著表由下往上看,來說說我眼中的選民群像……

2013 年,選民素養成份群像

75 歲以上(老年祖父母輩)

經歷戰亂殖民、兩百萬人遷台、戒嚴、土地改革重分配……等等直接的經濟、社會衝擊,背著太多歷史悲劇的包袱,又因為成長於老式農業社會、難以理解現代經濟社會的需要,幾乎只能用最陳舊、不合時宜的意識型態,決定把票投給誰,但這是「時代環境快速變遷」的副作用,實在無法苛責於個人。目前佔投票人口 6.45%。

45~74 歲(中高年父母輩)

從小受黨國教育,成長於「異議者死」的白色恐怖之中,被迫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,不得不習慣服從權威、安於合群從眾,幾乎只以「追隨大政黨」的心態參與政治,所以常戴著藍綠色眼鏡、拿著藍綠色標籤紙。

即使知道政治不民主、生活不自由,也只能在「工業經濟高速發展、從地瓜米湯到大魚大肉」中尋求心理替代,轉向追求個人功名與財富增長,只求端穩自家鐵飯碗就好,至於別人遭受的不公義甚至迫害,還是別當出頭鳥以免惹禍上身。目前佔投票人口 44.41%。

35~44 歲(壯年父母輩)

青少年時期經歷解嚴這個關鍵轉捩點,在「只要是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(1990)」的氛圍中長大,是享受解嚴成果的第一代人,政治態度與上代人相差甚遠。這群理想性爆發的野百合世代,追求自由民主價值、相信在野監督力量,大批從事新聞、出版、藝術工作,至今已累積一定程度經濟力、影響力,是當代社運領袖、論述主力,目前佔投票人口 20.23%。

25~34 歲(社會青年、新手父母)

青少年時期,社會上已累積大量出版品,而外語能力和網路的普及,則帶來更豐富的思想土壤,從只能被動接收廣播電視、印刷刊物的說法,到人人都能透過網路,參與群眾討論、主動表達意見、吹哨爆料揭密

第一次關心總統大選,就發生第一次政黨輪替,對手中的選票充滿信心,對民主發展充滿期待;隨即經歷兩黨惡鬥、國會空轉,再到超現實的兩顆子彈、扁總統下台前的不堪,最後抱著一絲希望,轉投馬準備好了的 633 黃金十年——沒想到左臉才被打完,右臉又挨一巴掌。

因此這群人深刻體會到,對神聖的一票「期待越高、失望越大」的無力感,渴望在「每顆都很爛的蘋果」之外尋找出路,成為社會運動的重要參與者。現在大多是剛站穩腳步的社會青年、步入家庭的新手父母,目前佔投票人口 20.13%。

20~24 歲(大學生、研究生)

剛開始認識政治,就對兩黨和大眾媒體毫無信任,所以「不期不待、免受傷害」,反而走上另外一條路。因為青少年時期就已習慣社群網路,可以在自己的小媒體用力喊出立場、很容易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串聯,按個讚就能表達對社會議題的支持、很簡單就能發起一場很酷的快閃微革命。

當用網路參與政治輿論的門檻降到最低,漸漸習慣直接參與民主運作,上馬路參與政治也就不遠了。狀態顯示為熱血很容易燃起來、超有行動力的大學生、研究生,目前佔投票人口 8.78%。

2000 年,選民組成對照

遙想 2000 年,當我穿著高中生制服,去凱道夜市作市場調查時,看到的是這樣的人群……

現在 20~32 歲的你我都還沒有投票權,野百合世代以下佔投票人口不到三成,且仍處於受長輩影響較深的年齡……。兩相對照之下,很容易就能感受到:選民世代的成長、變化,會如何影響當下的選舉基調、如何影響未來的政治發展。

網路世代公民崛起:終於摸索出適合的新方法

而今年凱道上的白衫君、公民 1985 行動聯盟的工作成員,幾乎都以現年 20~34 歲作為主力。這些第一批「不受政黨媒體灌輸、自己上網討論政治」的新世代,在 2000 年時大多是沒有投票權的學生,與過去由政黨主導的造勢晚會等政治活動格格不入,但現已成長為佔投票人約 29%,足以影響輿論、甚至影響選舉結果的族群。

除了人數以外,通訊技術的發達、茉莉花革命的示範,讓這群曾「被」游離在政治運動外的青年人,有能力自發舉辦新型態的公民運動。凱道上的白色十字架,證明了年輕人並非對政治眾人事冷感、只是對爛蘋果政黨賭爛,而現在終於摸索出適合自己的、直接參與政治的方式,正要開始發揮影響力。

因此我相信從現在開始,將是台灣公民意識、民主素養高速發展的十年。

我看見的十年趨勢:公民運動、資訊工具普及

「民主政治」顧名思義,需要選民積極參與才能夠良好運轉,所以需要「每個人」都學會發揮自己的影響力、參與眾人之事。

今年這場「第一次上街頭就修法」的「一日社運體驗營」,已經向所有人證明:遊行抗議不等於新聞媒體最愛的流血衝突畫面,上街頭其實不困難
、可以不危險、能夠有成效
——降低心理門檻、增加激勵因素,讓更多人願意站出來表達意見。

有了經驗與信心打底,加上公民 1985 聯盟撰寫中的《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就上手》,相信以後的公民運動門檻將會降低許多。而「政誌」「鄉民關心您」等網路社群開發的資訊工具,也正在解決「媒體岔題、公民健忘」的問題。

我們該作的事:學會談政治

但說到底,「十年趨勢」只是一種預測,我們在這十年中如何身體力行,才是現實。雖然政治意識覺醒的公民只會愈來愈多,但人口統計也告訴我們,高齡化、少子化的趨勢,將會讓人口與思想換代的速度逐漸減緩。

所以最重要、最需要你我在生活中實踐、為下一世代作啟蒙示範的是:「不要避談政治」,或說是「不卑不亢表達立場、理性傾聽對立論述」的修養,讓孩子自然而然學會公民語言。

至於另一方面,批踢踢有句著名推文:「你媽知道你在這裡發廢文嗎?」
為了讓網路世代的公民意識、情報能力,能夠向上個世代逆襲、進擊,以後如果在網路上看到優質廢文政治文,請務必要讓你媽知道啊啊啊!

歡迎分享,和朋友一起再思考!

歡迎分享本站文章,請參考 授權說明,並